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斌 > 一次由“内卷”引发的战略管理思考

一次由“内卷”引发的战略管理思考

文 |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郭斌

“内卷”已成为出镜率非常高的词汇。2020124日,“内卷”入选《咬文嚼字》2020年度十大流行语。人们经常用它来形容那些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或是那些看似自愿但实际又是没有太多选择的竞争(“被自愿竞争”)。它常常被用来形容那些低效率、偏离初衷的竞争行为与结果。

事实上,当人们在使用这个词时,常常是一脸无奈而又略带忧伤和沧桑的表情,或者在听到这个词时,在大脑中自动脑补出类似表情。

有意思的是,在管理研究领域,有一些术语与“内卷”一词颇有相通之处。它们都反映出在一个社会系统中,参与者的行为会因彼此之间的互相影响或博弈而导致结果出现某种偏离。比如:

红皇后效应

Red Queen Effect

在战略管理领域,“红皇后效应”指的是,企业为建立竞争优势而采取的一些行动,但这些行动实际上却并没有让企业在竞争中真正建立起优势。如果你不做这些行动而竞争对手做了,你会落后并失去竞争优势,因此你不得不做。一旦做了,结果却只是让你与竞争对手之间的相对状态维持不变,尽管你在采取这个行动时本意是为了建立某种优势。

“红皇后”Red Queen一词出自《爱丽丝仙境历险记》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作者Lewis Carroll 所写的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and What Alice Found There"。在故事中,Red QueenAlice说:"Now, here, you see, it takes all the running you can do, to keep in the same place. If you want to get somewhere else, you must run at least twice as fast as that!

此后,美国进化生物学家Leigh Van Valen1973年提出生物进化的“红皇后假说”。

由于物种之间对生存资源和生存机会的争夺,一个物种的任何进化改进可能构成对其他物种的进化压力。这将迫使存在着竞争关系的不同物种展开生存的“军备竞赛”,其结果并不会增加这些物种的竞争优势,只是让它们彼此之间的相对状态保持不变(不至于变得更坏)。

反身性

Reflexivity

大名鼎鼎的投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阐释他的核心投资理念时,提及的一个关键的核心概念就是“反身性”。

在索罗斯看来,投资者与市场之间存在一个互动的影响过程。投资者根据他们掌握的信息形成对市场走势的预期并据此采取投资行动,而他们的行动又会影响甚至改变接下来的市场走势。因此,如果想要从市场的趋势判断中获利,就必须把反身性纳入思考和分析中。

大数据傲慢

Big Data Hubris

更广义地来看,人们如果发现了某种趋势并试图利用这种趋势,那么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基于相同的逻辑去利用这种趋势,很可能最终这种趋势会被改变甚至消失。

在大数据应用领域常被提及的一个例子是谷歌的流感预测。Google流感趋势Google Flu TrendsGFT是谷歌于2008年推出的一款预测流感的工具。其基本思想是认为流感病例数与流感关键词(例如温度计、流感症状、肌肉疼痛、胸闷等)搜索量之间存在相关性。通过将测试结果与美国疾控与预防中心的报告进行对比,证实了此前的推论,并发表于Nature》(Detecting influenza epidemics using search engine query data2009219日)。

然而2013年发表的文章发现对于201212月爆发的一次流感中GFT出现了失效的问题。Science20143月发表文章The parable of Google Flu: traps in big data analysis,以分析GFT失效的原因。

毫无疑问,上述这些概念严格而言并不是等同的,它们所关注的问题有所差异。不过我们可以尝试对这些概念背后的一些共性因素进行归纳。

这些概念所讨论的问题情境,都有如下特点:

① 多个个体存在于同一系统(组织、群体、社会或自然界)当中。

② 个体之间的行动存在着相互影响(换言之,一个个体的行动会影响到其他个体的意愿与行为),存在着类似于博弈的行为。

③ 正反馈效应:越多的个体做出回应,会对其他个体产生更强的互动压力或互动影响。

④ 行为互动的结果将导致行动的初始目的(或意义)被改变(通常是反向)或者是消失。

这种情境与我们以前对于外部环境外生性的假定是不同的。外部环境的外生性意味着处于环境中的个体是无法改变环境的,他们在作行为决策时需要把环境作为既定现实。

我们在对“内卷”“红皇后效应”“反身性”概念的讨论中可以看到,尽管从结果角度来看这些个体行为并没有改变自己的相对状态或是际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是环境的被动接受者,他们仍然具有能动性(agencythe capacity, condition, or state of acting or of exerting power)

用这样一句话来作为结尾吧——虽然我们并没有改变结果,但至少我们还曾经(有勇气)努力过。

来源 | 随机行走的文字公众号



推荐 1